部門動態
沈陽市生態環境局公開通報十起水污染環境違法典型案例
沈陽日報 2019-07-18

  7月17日,記者獲悉,沈陽市生態環境局公開通報五類十起水污染環境違法典型案例,主要涉及污水直排偷排、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企事業單位超標排放、畜禽養殖污染環境、未安裝水污染物在線監控設施等五類環境違法行為。

  治理水污染、保護水環境是沈陽市落實中央決策部署、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中之重,也是全市人民的共同期待。年初以來,市委、市政府綜合采取工程措施、生態措施、管理措施,全面向水污染宣戰。然而,仍有一些單位和個人無視環境保護法律法規,無視社會責任,心存僥幸,違法排污,造成惡劣后果。為切實以案示警,沈陽市生態環境局現對十起水污染環境違法典型案例進行公開通報,希望全市各單位引以為戒,自覺守法。市生態環境局負責人表示,該局將繼續堅持鐵腕執法,實現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這十起典型案例如下:

  第一類  生產污水直排偷排案

  ●案例一

  2019年5月8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大東分局對劉麗華電鍍廠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該單位電鍍廢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現場對其排放的廢水進行采樣監測,該單位兩個排放口排放的廢水中鎳分別超標25.8倍和791倍,超標倍數巨大,性質極其惡劣,已涉嫌環境污染犯罪。大東分局依法對其處以100萬元罰款,并將此案件移送公安機關。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規定: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可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該單位違法排放含有重金屬的廢水,已涉嫌污染環境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嚴重污染環境的,將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案例二

  2019年7月2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對沈陽電鍍有限責任公司停產情況進行現場檢查,該單位5號鍍鋅生產車間清洗車間地面、清洗電鍍和酸洗周轉槽產生的廢水,經5號鍍鋅生產車間南側墻下雨水收集井,未經過該單位污水治理站處理,直接排入雨水管網后排入細河,造成細河排污口廢水超標,檢測結果顯示鋅排放值超過《電鍍行業污染物排放標準》(GB21900-2008)表3排放限值10倍以上。針對該單位上述逃避監管的嚴重環境違法行為,沈陽市生態環境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于2019年7月3日對該單位生產設施予以查封,并移交公安機關。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規定: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可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因此,該單位的行為已涉嫌污染環境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嚴重污染環境的,將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案例三

  2019年4月1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法庫分局對沈陽市嘉陽包裝制品廠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該單位私設暗管以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污水。法庫分局對其罰款10萬元,并將此案件移送公安機關。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規定:“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該單位違法事實清楚,但尚不構成犯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防治污染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的,尚不構成犯罪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第二類  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案

  ●案例四

  2019年2月26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康平分局對康平縣城北污水處理廠進行現場檢查,檢查時該污水處理廠正在運行中,經沈陽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對其處理后排放的尾水采樣監測顯示,該單位排放的尾水中大腸菌群超標53倍,康平分局依法對其處以65萬元罰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水污染物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

  ●案例五

  沈陽渾南桃仙污水處理廠在線監測數據多次出現超標現象,2019年5月17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渾南分局環境監測站現場對桃仙污水處理廠總排放口進行了采樣,監測報告結果顯示,該單位廢水總排污口排放的處理后廢水中氨氮為18.22mg/L,超標2.64倍,渾南分局對其處以52.8萬元罰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超過重點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水污染物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第三類  企事業單位超標排放案

  ●案例六

  2019年1月22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新民分局對位于新民市張家屯鎮偏堡子村的“沈陽市雨鑫醬腌菜廠”進行現場檢查。檢查發現該單位生產廢水經沉淀池暫存后外排,新民市環境監測站現場對外排水采取水樣,監測結果表明,該廠外排水中化學需氧量9900mg/L,超標197倍,新民分局責令該單位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并處以80萬元罰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水污染物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

  ●案例七:

  2019年3月20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鐵西分局對沈陽市第五人民醫院現場檢查和監督性監測,監測結果顯示,該單位醫療廢水中PH值排放濃度超過排放標準0.25倍。鐵西分局下達了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并對其罰款10萬元。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水污染物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

  第四類  畜禽養殖污染環境案

  ●案例八:

  2019年3月18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新民分局對位于新民市大紅旗鎮營房村的“新民市大紅旗鎮宋桂嬌養殖場”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該單位在沒有污染防治設施的情況下,將養殖糞便直接堆放在廠區外東側路邊溝,部分被雨水沖走,污染了周邊環境,新民分局依法責令其限期改正并處罰款0.5萬元。

  依據《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四十條規定:“從事畜禽養殖活動或者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活動,未采取有效措施,導致畜禽養殖廢棄物滲出、泄漏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有關規定予以處罰。”

  ●案例九:

  2019年5月25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遼中分局對遼中區肖寨門鎮媽媽街村張萬德養殖場進行現場檢查,張萬德養殖場在畜禽養殖活動中養殖糞便收集、貯存、清運不及時,造成畜禽養殖廢棄物滲出、泄漏。遼中分局責令其改正違法行為,并處罰款0.3萬元。

  《遼寧省水污染防治條例》第四十七條規定:“違反本條例規定,畜禽養殖專業戶直接向環境排放未經處理的畜禽養殖廢棄物,或者未采取有效措施導致畜禽養殖廢棄物滲出、泄漏的,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限期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污染,可以處三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的罰款。”

  第五類  未安裝水污染物在線監控設施案

  ●案例十

  2019年5月27日,沈陽市生態環境局蘇家屯分局對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蘇家屯機務段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該單位西污水站COD、氨氮、總氮在線監測設備,東污水站總氮在線監測設備,均未安裝。蘇家屯分局對其罰款20萬元。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第八十二條規定:“未按照規定安裝水污染物排放自動監測設備,未按照規定與環境保護主管部門的監控設備聯網,或者未保證監測設備正常運行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沈陽日報、沈報融媒記者 李海英 邱菊


排列五走势图表